电影界“四大名捕” 打击刷分黑产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毒眸”(ID:youhaoxifilm),作者张娜,编辑吴燕雨,。

 “刷一条3至5元”、“涨分比开分难刷”…
几条神似接头暗号一般的信息,乍一看云里雾里,却是不少水军在电影刷分中常用的对白。几经媒体曝光后,顺蔓摸出的一条刷分的灰色产业链,也让外界意识到,在互联网时代和大数据的背景之下,“水军刷评分”,已经成为了目前电影产业里一个屡见不鲜的造假手段。
对于大多数电影的片方和营销方而言,“评分”,既可以成为观众走进电影院选择一部影片的直接参考,也可以是片方感受到电影在市场里是否受到认可的一个风向标。高口碑代表着会带动更多的观影群体加入,而上座率又往往决定着影片的排片率。
在行业里,通过口碑带动排片率的案例也曾频繁出现。比如去年的一部投资3000万的小成本电影《无名之辈》,首映当天不占优势,却凭借口碑一路逆袭,从13%左右的排片率升至了26%,最终共取得了7.94亿票房。

《无名之辈》凭口碑逆袭
因此电影在上映后的前几天里,电影评分的地位就会变得重要起来。一些片方会通过控制评分为影片进行造势,要让更多在选择影片时摇摆不定的观众走进影厅。在这种需求的催生下,必要时使用一些作弊手段,也就出现了数据造假的黑灰色评分。
除了刷好评之外,近几年一些给竞争对手的恶意评低分的事件也在频繁出现。早在2012年的《一九四二》《王的盛宴》片方就曾公开抨击恶意网络评分;去年《无问西东》也表示在上映后也收到了1分的恶意刷分;今年年初的《流浪地球》也疑遭大量五星改一星的刷分行为等等。

《无问西东》在上映后收到恶意刷分
在过去的一年里,淘票票也表示通过技术在平台上剔除了千万量级的无效评分,打击了百万次团伙作弊行为,查封了数万个作弊账号,仅单场电影排除接近4%的小号作弊行为,向有关部门提报了数十人的刷分团伙信息。
 在这些有关刷分新闻的背后,以往可以作为观影参考的数据失去了正确的导向作用。虚假的数据泡沫带来短暂的火热,会直接影响到上游至下游的整个电影产业环境里。对于评分平台而言,会有越来越多的声音质疑评分机制和算法的可信任程度。 
一些关于“高分电影都是刷出来的”的质疑也就顺势而出。
“乱象丛生”的评分
根据淘票票数据显示,在2019年中国电影票房前三名里,《流浪地球》有超过400万人评分,《哪吒》超过377万人评分,《复仇者联盟4》获得超过230万人评分。越来越多的人进行影片评价,也有越来越多的人在购票时会参考电影评分。 

而在互联网时代,有数据的地方就有造假的存在。出于最终影响电影票房的目的,黑灰产评分在电影上映的前三天会频繁出现。除了一些恶意降低电影评分以外,一些“质量不够,评分来凑”的批量刷高分行为更是颇为常见。之前毒眸在《调查:各大档期都有电影刷评分,谁在刷,怎么刷》相关报道中提及:几乎每个档期都有电影在刷分。
当毒眸卧底刷分群后也发现,刷分从业者们各司其职、技术成熟,形成了分工明确的产业链。内容涉及猫眼短评举报、淘票票购票好评、无购票短评、豆瓣评分评语等等多个方面。而多个卖家也颇有经验地表示,一部片子若想取得好票房,必须做“想看”,上映后再拉评分。 

刷分从业者们形成了分工明确的产业链
淘票票评分反作弊系统负责人冯新平表示,目前在淘票票平台上目前影片评分的水军刷分规模在10%—30%,想看的造假情况也是类似的。不过,“个别严重的影片也会刷到90%”。
冯新平还告诉毒眸,目前的作弊的特点除了以前的机器刷、养号刷之外,还呈现两个特征。“一是作弊账号故意去评价其他非刷单目标影片,把自己伪装成一名真实的用户;其次是刷分头目在微信群QQ群发个任务,让普通用户免费看电影的方式去领任务。”
在这种花式手段之下,行业与造假相关的新闻也就层出不穷。
除了上述今年的春节档里,票房46亿的《流浪地球》遭遇豆瓣评分大量从5星改为1星的情况之外,据冯新平介绍,“从数据上看,去年上映的电影多少都遭遇到了黑灰产评分的影响,部分电影甚至有超过4成评分疑似为黑灰产评分,进而被淘票票系统拦截及降权。”
而为了利用技术剔除更多的虚假数据成分,如今的淘票票的评分系统已被纳入了阿里集团的平台治理体系,主要打击的就是评分的黑灰产业。数据显示,淘票票对于虚假评分拦截率高达99.99%。 
在这场拯救评分的运动里,电影评分平台虽然成为刷分的主要集聚地,但数据造假带来的行业影响却不会局限于此。

拯救评分的信用危机 
如果说在平台上的短暂数据造假,是为个别影片“骗取”到一定的票房成绩,那么这一灰色地带的存在,带给电影市场的负面作用却是每一个行业里从业者都难以回避的。
影评人张小北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应该从头做起,抵制‘黑水’。比谁底线更低是一种自杀行为。”他劝诫使用刷分的从业者,电影质量的好坏观众自会分辨。中国电影是一个整体,当大家都沉沦的时候,没有人能独善其身。制作出虚假数据绑架观众与排片,让电影市场处于虚热之中。从长远来看,这一现象扰乱行业秩序,让从业者无法了解到行业的真实境况,损害电影产业的整体利益和声誉。
另一方画,如果一部差片凭借刷分“骗”观众走进了影院,一旦被发现内容质量与口碑并不匹配后,反而会让观众产生“报复性”给差评的恶性循环,在各大平台之间评分降低的情况也会迅速扩散。
针对刷分这样的问题,近年来各大平台只能借助互联网技术,纷纷出台内部的应对举措。豆瓣电影曾对外表示,所有非正常评分都会被排除在外,不计入总分之中;猫眼之前也宣称,在反作弊机制方面,会在后台实时监测。而淘票票的评分系统在上线之初就确定了“评分技术设定不可修改,评分人为干预不可实现”的“两不”原则。

但实际上,平台建筑起反作弊的防火墙,水军们也在不断地精进技术。在二者博弈的过程中,如今刷分的现象依然没有完全杜绝,一些卖家们仍在对外承诺,“还是可以拉高评分。”
针对屡封不止的刷分行为,由于国内的相关行业管理法规尚属空白,这一违法行为成本低、打击难,始终难以根治。而平台为了维护评分系统的公平和公正,让水军的作弊成本越来越高、让真实的用户评分得到更高的重视,也在不断地更迭系统和应对方法。
已经在阿里集团的平台治理体系之中的淘票票,当阿里在知产保护上的模式创新与技术实现突破后,从去年开始就建立了团伙作弊识别、小号作弊识别、无效评分识别、用户信誉系统的“四大名捕”技术体系。 

淘票票技术体系“四大名捕”
关于“四大名捕”如何各显神通遏制刷票行为?冯新平告诉毒眸,此次针对团伙式作弊,主要是通过技术模型识别后进行批量清除。因为刷分头目在微信群、QQ群发任务,让大家领任务的特点,所以他们构成了作弊群体后,当这群人到淘票票平台上进行评分时,通过图模型识别技术可以把这群人“捞”出来。
但关于小号作弊行为,淘票票则又会联动大数据分析,进行“外科手术式定点打击”。简单些来说,就是会从多个维度和角度进行判断。如果一个自然人水军通过注册多个小号,并在较短的时间内,多个小号看了同一部电影,同时给该电影刷极值分的行为,则会被视为水军或无效账号。也为了保证评分和电影本身的相关性,对于影院、服务等和电影内容无关的评分,淘票票表示也将会进行无效处理。
此外,在用户信誉体系里,淘票票会根据评分用户的历史观影决策行为来衡量用户的评分可信度。即从账号等级、历史行为、交易特征、互动特征、评论特征等维度去计算用户的真伪概率,信誉度较低的用户,对应的评分,会做降权甚至过滤处理。
然而,这样一套用户信誉体系的运作,已经在《哪吒之魔童降世》上发挥了作用。根据淘票票提供的数据显示,首日上映之际淘票票监测到有接近20%的评分有恶意评分、无效评分的嫌疑,最终在淘票票评分反作弊系统剔除掉30%的黑灰产评分之后,《哪吒之魔童降世》以9.5分的淘票票评分,目前暂居今年票房排行榜第一。
但实际上,如果要完全杜绝刷分现象,光靠平台的反作弊系统是远远不够的。需要的是行业、法规、从业者等多个方面共同齐心协力。或许可以说,如果刷分没有完全被摒弃,这场拯救评分信用危机的行动,就仍在继续。
企鹅电竞:6ZIZ ;企鹅号:闫亚鹏 ;微信公众号:1.天游玩 2.Nana电影;百家号:6ZIZ

THE END
赞赏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