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败率远高于平均水平,硅谷创业的血泪深坑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深响”(ID:deep-echo),作者昕怡,。
硅谷是无数创业者向往的梦想之地。
Google、Facebook、Apple……这里有一流的企业,聚集了一流的人才,也有一流的平台和资源。同时,这里还有着高密度的资本支持:根据普华永道和CB Insights联合发布的数据,2018年湾区(包括旧金山地区和硅谷地区)总共获得了全美46%的风险投资,从这一片狭小的地带引领着全美的创投风潮。

但在成功企业的光环之外,实际上还有更多的企业倒在了创业的路上:中小企业咨询顾问Dragana Mendel曾统计,以5年内倒闭的标准计算,硅谷创业公司的失败率远高于全美平均水平——全美大概50%,而硅谷则要达到75%。
近几年就连一些明星企业也难逃厄运:估值高达90亿美元的医疗独角兽Theranos爆出丑闻并迅速衰落;二手车交易网站Beepi由于资金耗尽而倒闭;已经获得2亿融资的机器人公司Anki突然死亡,原因同样是资金不足以支撑其发展。
那么,初创公司究竟如何才能避免失败与厄运,走向成功?
或许我们能从投资人特恩·格里芬(Tren Griffin)的《硅谷创业课》中找到一些答案。这本集锦收集了包括马克·安德森、彼得·蒂尔、里德·霍夫曼等35位知名硅谷投资人和创业导师在创业与风投领域的核心观点,是一本集众家之想的硅谷创业投资手记。

作为一本观点合集,这本书的缺点是显而易见的:这是这35位创投行业资深从业者基于经验总结出来的观点和判断,但由于他们自身经历的局限性,这些理念未必适用于每个人,甚至在他们之间有时也难以达成共识;同时,这些想法也存在过于零碎、不够系统性的问题,并非提纲挈领性的方法论,可以供我们直接落地执行;另外作者本身对于投资人们想法的解读也未必准确,翻译问题也导致一些想法很难如实传递。
但这本书中,还是不乏思想上的闪光点:作为创投行业的一线从业人员,这些自身投资人接触了大量的创业企业,见证了大量的成功与失败,也积累了大量常人难以获得的一手信息。
因此「深响」从这本书中,挑选了几位知名投资人,从他们的经历与「经验之谈」中,摘选了一些我们认为有价值的观点,希望为您的创业或投资历程,提供新的启发和思考。
另外,书中也按照提及次数,归纳总结了一些重要概念,一并附在文末供大家参考。

「马克·安德森:未来不可预测」

安德森·霍格维茨基金(A16Z)的创始人马克·安德森不仅仅是一位投资人,还曾是一名成功的互联网创业者。 
1992年,安德森和朋友共同开发了Mosaic,首款被广泛应用的网络浏览器。一年以后,基于Mosaic的成绩,安德森和硅谷风险投资家吉姆·克拉克共同创立了Mosaic通讯公司,也就是后来大名鼎鼎的网景。 
网景于1995年上市,公司市值一度达到29亿美元,安德森也因此身价飙升,还登上《时代周刊》封面。

马克·安德森
但好景不长,在微软加入浏览器市场竞争后,规模远小于微软的网景在IE浏览器的预装攻击下溃不成军,最终在1999年以42亿美元的价格被美国在线(AOL)收购,安德森也因此成为AOL的首席技术官。
后来,安德森又离开AOL联合创立了响云(Loudcloud)公司,一家从今天看来可以被称为SaaS领域先驱者之一的企业。2007年响云被惠普公司用16亿美元的价格收购。
2009年,安德森与响云的另一位联合创始人本·霍格维茨,共同创立安德森·霍格维茨基金(A16z),他们在2005年到2009年投资了45家初创公司,投资总额达到400万美元。在A16z的被投企业中Facebook、Twitter、Airbnb、Slack、Lyft都已成功上市。

Facebook、Twitter、Airbnb、Slack、Lyft
等独角兽公司都有该基金投资的身影
从创业和投资经历来看,安德森正确地预测到了不少未来经济发展的方向,从互联网、社交网络再到云计算、SaaS,可谓是踩到了时代的节点上。
但实际上,安德森对预测未来的看法相当消极:“你想一下子就发现那些大胆激进的想法……但就其实质而言,你不可能预测到。”
安德森表示:“多数有大突破性的技术和公司起初都很疯狂:个人电脑、互联网、比特币、爱彼迎、优步、Twitter的140字限制,无不如此。突破性技术必须是激进的产品。当人们第一次看到它们时会说:‘我理解不了。我看不懂。我觉得它太奇怪了。这太反常了。’”
“所以会有这样一些时刻:围绕着某些新概念或新事物,所有一切相互碰撞,并达到临界状态,然后它们就会对数目庞大的人群或大量的企业产生巨大的意义和影响。但是你很难预测到这些想法。我不相信有任何人可以预测到。”
而作者特恩·格里芬则针对安德森“未来难以预测”的看法,给出了自己的建议:如果未来难以预测,那么就不要设法去猜测不可预测的未来,而是通过购买包含被错误定价了的凸性投资组合(Mispriced Convexity)来应对。
巴菲特在1993年致股东的信中,也说明了购买包含凸性机会的投资组合的意义:你可以有意识地投资包含风险的项目,只要在计算过概率之后,你相信你的收益将远远超过你的损失,同时你还能找到一批相似但彼此并不相关的投资标的。
在格里芬看来,通过这样的投资组合,就能冲抵未来的不可预测性——对创业者来说,适当增加业务和收入来源的多样性,也是类似的道理。
另外,安德森在《硅谷创业课》中所提到的另外一点,也对企业应对未来的不可预测性有所帮助:大多数企业最开始做的事情,和最终让他们成功的事情往往不是一回事。
“相当多成功的技术公司最终进入的市场和它们开始进入的市场略微不同。微软最初是做编程工具的,但最终成了做操作系统的。甲骨文开始是给美国中央情报局(CIA)做外包的。美国在线起初是一家在线视频游戏公司。”
拥有强大团队及研发能力的企业往往有能力在面临市场变化的时候,主动转向进入其他市场。有转型能力的企业,也就因此更能应对不可预测性的冲击。
不过单个企业的业务转型,对于在每个产业类别只投资一家公司的投资人而言可能会造成困扰——但格里芬也表示“转型总好于倒闭,当然也好于在注定失败的路上一直走下去。”

「彼得·蒂尔:第一个吃螃蟹,不如活到最后」

在中国,彼得·蒂尔是因为著作《从0到1》而被大众所熟知的,而在硅谷他更为人知的标签是Paypal的联合创始人,以及Facebook的首位外部投资者。

彼得·蒂尔
1998年,彼得·蒂尔联合创立了在线支付服务商Paypal。这家公司于2002年上市,并最终以15亿美元的价格被卖给eBay,彼得·蒂尔个人从中获利6千万美元。
2004年,蒂尔以50万美元领投了Facebook种子轮,当时获得该公司10.2%的股份,加入董事会——而Facebook今天已经是一个市值超过5000亿美金的行业巨头了。
蒂尔在硅谷是一个争议性的人物,在左派思想占主导的硅谷,他自由意志论和保守主义思想结合的政治观点是个异类。《从0到1》中文版序言中对他的描述就相当贴切:“彼得·蒂尔就像这样一辆车——不仅一往无前、无所畏惧地逆流而行,还让路上所有其他车困惑和怀疑是不是自己开反了方向。”

他的争议观点在《硅谷创业课》中也有所体现。他在讨论什么样的企业能有效运行时,给出了一个2×2的矩阵,这个矩阵一个轴上是企业结构,另一轴上是人员信任度。
“高信任度的优秀人员和杂乱的结构,这种组合基本上是无政府状态。最接近这种状态的是2000—2007年的谷歌,公司中有才能的人可以在各种不同的项目中工作,可以不受太多约束地工作。”
“与这种状态相反的组合——低信任度的人员和规整的结构——有时也可以使公司有效运转,这种组合基本上是极权主义。富士康公司是这种组合的一个代表性例子:许多人在那儿工作,他们是某种形式的苦工;公司甚至安排了防护栏,防止工人跳楼自杀。但不可否认,富士康是一家具有生产力的公司。”

这样的“直言不讳”,在硅谷并不多见,但无可否认的是,彼得·蒂尔在投资上的理念依然相当超前:他建立了全球宏观对冲基金Clarium资本、大数据分析公司Palantir Technologies,并和曾经在Paypal的合伙人一起成立了Founders基金公司。他个人和Founders是包括Airbnb、Slide.com、LinkedIn、Yelp在内的多个今天已经颇为成功的初创公司的早期投资方。
关于如何识别有可能成功的企业,书中也记录了彼得·蒂尔的几个核心观点:
彼得·蒂尔认为,“伟大的公司会做三件事。首先,它们创造价值。其次,它们以有意义的方式发展得更长久。最后,它们至少能回收其所创造价值的一部分溢价。”
他认为,比成为第一个吃螃蟹的人而言,更重要的是能有持久的耐力,坚持成为行业里最后一个人——活到最后才能笑到最后。
成功属于那些能够打造护城河,并凭借这条护城河保证持续盈利的企业,而不是那些创造了新价值、新突破,但无法从自己的创新中持续获益的公司——近两年中国市场上,我们也看到不少有“创新”但无法盈利的企业是如何倒下的。
而想要活到最后,“对于初创公司来说最重要的就是把一件事情做得特别好,好过其他所有人”。
其次,彼得·蒂尔认为有强有力企业文

企鹅电竞:6ZIZ ;企鹅号:闫亚鹏 ;微信公众号:1.天游玩 2.Nana电影;百家号:6ZIZ

THE END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

    暂无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