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开北极光创办至临资本,姜皓天说下一个VC的“黄金20年”要来了

2018年9月,历经8年长跑的美团登陆港交所,成为市值仅次于阿里腾讯的已上市互联网公司。几乎同时,WiFi万能钥匙宣布实现8亿的月活用户,已然跻身全球月活跃用户量最大的APP之一。
这两家在各自领域一骑绝尘的公司背后,站着同一位投资人:姜皓天。
他是投资圈的“老人”了。自1998年进入VC行业以来,姜皓天先后供职于IDGVC、上海信投、汉能投资,并在2006年初加入北极光创投,成为后者TMT、尤其是消费互联网板块的实际牵头人。按照他自己的话来说,入行21年,经历过美元VC初入中国的跌宕,也感受过互联网泡沫后的江湖冷清,以至于在聊起2018的投资骤冷时他会说:“和2000到2004年间相比,如今市场上的钱已经很多了,这个时代的投资人太幸福了。”
投资人姜皓天以涉猎广泛著称。在北极光的12年里,作为最核心的董事总经理,他除了主导投资了美团和WiFi万能钥匙外,还主导了众多消费、社交、To B、教育类公司的投资,其中典型代表公司如:每日优鲜、贝贝网、开心网、德比软件、TalkingData、VIPKID、考虫等。北极光颇为独树一帜的游戏投资也由他一手搭建,并在极早期就捕获了艺动娱乐、触控科技、蓝港互动、骏梦游戏、逗屋网络等明星公司,其中2014年投资的逗屋,在2015年退出时的回报就已达15倍。
他还因爱好摩托而闻名投资圈。上个月,他刚刚挑战了进藏线最难的一段山路——丙察察线,并在前后加上滇藏线和川藏线,历时192个小时、全程3000公里。但工作中的姜皓天并非性格张扬,他反倒是一个惯于认真的人。在一次媒体群发的问卷调查中,他“光是第一张问卷就从凌晨1点做到3点多”。在36氪采访他时,他多次翻开笔记本,以图表或坐标向我们示意他的投资方法论。他对所有时下流行的概念保持警惕,以至于在解答许多问题时他都以“要解释XX,首先要明确XX”为开头。
或许正如他喜爱摩旅时所影射着的——对于未知的偏爱,他才会决定在去年离开北极光,创办一支完全崭新的基金:至临资本。他说,吸引他的是下一个二十年的巨大机会:一个被他称为“先进互联网” 的大时代。
姜皓天一直认为,VC回报分布必将是一个超长尾形态,2%的基金赚走市场上95%的钱。如今,至临已经完成了一期人民币基金的首次封闭,并投资了3个项目。姜皓天希望,至临资本就是未来的“2%”。
TMT投资的三个时代
虽然并不自认为是一个“方法论派”投资人,但姜皓天确实有N套理论体系。
他将整个TMT行业比作“树状的机会”,在此之上画出了娱乐、交易平台、互联网+垂直、智能系统,以及企业IT等枝干;在聊到投资机构的合伙人体系时,他总结出家长制、夫妻制、民主制的三段论,并认为中国VC的未来十年格局可以用八个字“分久必合、合久必分”来形容,即基金管理人的分裂与合并将并存——总之,无论你抛去任何问题,他总能给出一套逻辑自洽的解答。
一些善于总结方法论的投资人,似乎总难逃脱“为结论归因”的嫌疑,姜皓天认为其中的本质差别在于“你是否真的相信你所说的”。就好比:那么多人自称是巴菲特的信徒,相信价值投资的真谛,但一旦股票短期大跌,大多数人都迅速逃之夭夭,这就是“嘴上说不要,身体很诚实”的典型表现。
姜皓天不仅相信“规律”,他本人也是这些规律的高度践行者。比如,正是基于他对互联网投资的理解,北极光的TMT、尤其是消费领域布局,大致依循着上述路径展开,因而先后在视频、社交、游戏、电商、团购、互联网出海、互联网教育、智能系统等领域有所斩获。
一些系统完整的人总会过分相信自己,但姜皓天说,这恰恰是他自认最大的优势之一:不设限。
这不仅表现在他多元的投资领域上,在他选择的创业者背景上同样有着更充分的表征。既有WiFi万能钥匙陈大年、APUS李涛这样拥有过互联网高管经历的CEO,也有王兴、陈昊芝这样赤手空拳连续创业走上人生巅峰的草根神话;从性格角度来说,有TalkingData崔晓波这样的理性技术派,也有蓝港互动王峰这样的性格锋芒者,甚至有开心网程炳皓这样曾有“轻度社交恐惧症”的另类。他甚至做过一个统计,在许多投资人的“禁区”——女性创业者上,他至少投过7位,曾有一家媒体做过一个女性创业者Top 30榜单,一眼望去,他在榜单上的“市场占有率达到了10%”。
对姜皓天来说,唯一的禁区仅在于“道德层面”,“如果这个人在人品和道德上有明显瑕疵,那我大概率会放弃,除此之外我不希望我带着任何成见去选择创业者和项目。”
或许也正是因为他的不设限,才让他在42岁这一年决定单枪匹马地成立一支新基金。当然,其中也有着他庞大理论体系的驱动。
根据他的定义,世界范围的VC投资此前主要经历了两个大时代——1980年至2000年为IT革命时代,美国诞生了一批软硬件公司,如微软、Intel、Cisco等,这是中国缺席的时代;2000年至今为消费互联网时代,缘于海量的C端需求驱动(以及并不艰深的技术发展),导致了一批平台型公司的诞生,中国如今的绝大多数商业巨头和头部投资机构皆发迹于此。但如今已经接近这一时代的尾声,其实无论是以美团为代表的2018新经济上市潮,还是如WiFi万能钥匙这样超级APP的养成,都在宣告着这样一个现实。
下一个二十年,则被姜皓天称为“先进互联网”,即互联网向线下、产业中充分渗透融合的阶段。之所以称为“先进互联网”,是为了区别于更多人采用的“产业互联网”概念。在姜皓天看来,未来的行业发展主要有两大驱动力:应用和技术。产业互联网强调的更多是互联网技术和思维的“应用”,但作为重要变量的“技术”被忽视了,所以他特意发明了“先进互联网”这个表意更全面的词。
姜皓天认为,2019年正处于两个时代之间的混沌时期,是“黎明前的黑暗”,所以整个行业感到普遍性的迷茫。“但正如那个有些烂俗的句子:’有危也有机’。就是现在,为下一个20年布局的窗口期已经到来。”
寻找“质感”
自从去年9月正式离开北极光,至临资本以短短7个月时间,完成了管理人备案、基金注册等繁杂程序,并在不久前实现了一期人民币基金的首次封闭,以及3个项目的投资完成。
相较于老牌机构,姜皓天对新基金有着清醒认知。“一个基金的竞争力主要有四方面:品牌、规模、洞察和速度,前两者不是年轻基金的优势,我们必须在后两者上取胜。”也正因此,虽然至临如今已经拥有了近十人的团队,除了他与另一位合伙人之外,中间并未设定任何层级,以保证投资决策速度的迅捷。
伴随着“先进互联网”的母题创立,姜皓天对于投资的目标领域有着明确规划。至临看好的投资领域——比如人工智能、边缘计算、大数据、物联网等——说起来与市面上的许多机构并无甚差别,但他强调的一点是,他们并不倾向于投资单点公司,而更希望寻找具备“基础设施能力”的项目,“因为单点公司最终被卖的可能性极大,而只有平台化,或者说至少创业者有平台化的野心,才可能活得更久。”
虽然至临的整体策略还是聚焦在早期,但姜皓天并未在轮次上设限,他为单笔投资设定的额度区间为跨度极大的“1000万到6000万”。
“传统的早期投资人往往会以具体的轮次来限制,比如只投B轮之前。但这实际上成为了一种禁锢,尤其是在轮次边界越来越模糊的今天。”他坦承,因为“估值恐高”,他在曾经的投资生涯中有过一些遗憾的错过。所以他在投资WIFI万能钥匙时,就大胆突破了原有的估值边界——在投资时,WIFI万能钥匙的估值就已经达到10亿美元,这早不在传统早期投资的射程之内,但因为对团队和下沉市场的看好,他还是果断投入,如今后者的估值已经超过百亿美元。
于是,姜皓天对于“早期投资”定义的迭代也将继续用于至临资本:“只要是回报潜力达到10倍以上的,都是早期投资。”
那么,至临要寻找什么样的创业者?姜皓天给出的关键词是:“有质感”。这个概念或许很难被具体描述,姜皓天解释“就是除了表面的成功之外,还有一些不一样的内涵”。
他以王兴为例:当年每次他和王兴聊起对团购的理解时,“先不说他的说法是否一定正确,但他就是和别人的思考角度和深度都不同”。在投资VIPKID之前,他曾面对另一家“估值只有三分之一”的同类公司选择,但因为看好米雯娟本人“肉眼可见的进化速度”,他最终还是选择了前者。
因此,姜皓天为至临拟定的Slogan正是:“为最具品质的企业家提供最有品质的支持,共同创造长期最大可能的成功。”
对于自身团队的建设,姜皓天认为,属于未来的投资人不仅要理解消费者需求,也要谙熟To B领域,“需要全面的提升”。所以他在忙完首轮募资之后,大多数时间都带着投资经理,一起去看项目、做尽职调查、或是开各种各样的策略会、行业研究会,希望尽快地将投资经验传授给年轻一代。
当被问及至临的未来规划时,姜皓天的回答却很务实。他告诉36氪,新基金的当务之急,是在一定阶段内(比如三五年内),实现一定的DPI(基金分红),充分地为

企鹅电竞:6ZIZ ;企鹅号:闫亚鹏 ;微信公众号:1.天游玩 2.Nana电影;百家号:6ZIZ

未发布的机型配置参数信息均来自于互联网爆料,实际情况请以官方发布后为准
THE END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

    暂无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