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拆分的深度思考:社交媒体真的是必需品吗?

神译局是36氪旗下编译团队,关注科技、商业、职场、生活等领域,重点介绍国外的新技术、新观点、新风向。
编者按:Facebook联合创始人克里斯·休斯希望拆分或监管Facebook,他认为这可能会导致新产品出现,带来一个创新和竞争的新时代。在文中他指出在剑桥分析公司的丑闻之后,几乎没有人放弃他们的Facebook账号。“毕竟,人们有什么地方可去呢?”确实,人们目前没有其他更好的社交媒体平台可去,但“无处可去”的另一种解释也可能是:我们可以简单地选择不再使用社交媒体。就连休斯也承认社交媒体不是在改善而是降低了我们的生活质量。事实上,唯一真正需要社交媒体的人只有靠它赚钱的创始人——尽管他们自己基本不使用社交媒体。本文译自Medium原标题为” We Don’t Need Social Media”的文章,希望对您有所启发。

在五月初《纽约时报》(New York Times)的一篇专栏文章中,Facebook的联合创始人克里斯·休斯(Chris Hughes)提出了一个新主张,通过反垄断法拆分这个社交媒体巨头,并且(他希望)为他口中所说的创新和竞争的新时代铺平道路。
休斯加入了越来越多的前硅谷独角兽骑士的行列,他们最近重新思考了自己的产品或平台协助建立的监控-关注经济的好处或效用。他不是第一个提出这种想法的,他认为政府为了平定制造的混乱可能会介入——通过制定法律来限制为我们生活提供便利的科技垄断集团的权力,在这个过程中会提取和利用我们的个人信息;同时休斯也不是第一个暗示一旦这种情况发生,我们现在拥有的产品可能会出现更好、更新的版本,并且有机会传播开的人。
“曾经推动Facebook和其他社交媒体公司竞相推出更优质的产品的那个充满活力的市场实际上已经消失了。”休斯写道,“这不仅意味着如今的创业公司能开发更健康、剥削性更少的社交媒体平台的机会也更少了,还意味着对隐私保护等敏感问题的侵犯更加肆无忌惮了。”
或许是时候思考这个答案的另一重含义了:“无处可去”的另一种解释是:我们可以简单地选择不再使用社交媒体。
英国伦敦国王学院数字经济学讲师尼克·斯尔尼切克,《平台资本主义》的作者,四月份写道,“需要更多数据、更多关注、更多参与和不惜一切代价获得更多利益的,不是规模,而是竞争……政府增加竞争风险的努力只会加剧这些问题。”监管可能会改变商业环境,但不一定会改变商业模式。
不过对休斯来说,竞争貌似是取得较好结果的关键。他在文章中热情地引用了亚当·斯密的基本理论,指出在剑桥分析公司的丑闻之后,几乎没有人放弃他们的Facebook账号。“最终,用户没有大规模离开Facebook,”休斯说,“毕竟,他们有什么地方可去呢?”
这个问题的答案就是:无处可去,除了Facebook没有其他的平台可去。但或许是时候思考这个答案的另一重含义了:“无处可去”的另一种解释,我们可以简单地选择不再使用社交媒体。
一些新的社交媒体可能确实会兴起——甚至像休斯说的那样,社交平台会“不那么具有剥削性”,或者像斯尔尼切克假设的,公有的社交平台。但假如这些没有发生呢?我们到底需要社交媒体做什么?
尽管这些公司尽全力说服我们,但我们不需要用社交媒体做那些“创建者告诉我们需要通过它做”的事。我们不需要社交媒体来结识朋友建立人脉;我们不需要通过它来变得活跃参与政治;我们不需要它来发现城市里的新鲜事;我们不需要它来打车、坐公车、乘飞机;我们不需要用它来听新歌看新书;我们不需要它来购物;我们不需要它来发现志同道合的群体;我们不需要它来规划生活;我们不需要它来感受世界。
我们也不需要用社交媒体做创始人绝口不提的那些事。我们不需要它来帮助政府和企业监视我们的生活;我们不需要社交媒体为骚扰和跟踪提供便利;我们不需要它来传播阴谋和暴力;我们也不需要它来毒害民主话语,或者让危险的反科学无稽之谈影响我们的思想。我们甚至不需要社交媒体向我们播放广告。
目前,唯一真正需要社交媒体的人只有靠它赚钱的创始人——尽管他们自己基本不使用社交媒体。
与其寄希望于诸如Facebook的垄断平台拆分会带来类似的新平台,不如抓住这个机会来思考一下我们是否真的需要社交媒体。
就连休斯也承认这一点,他举了一个例子,说明社交媒体不是在改善而是降低了我们的生活质量。“某天,我躺在地板上,一岁大的儿子就在我旁边,而我拿着手机翻看着Instagram,想知道下一张照片会不会更精彩,”他写道,“我这是在做什么?我明明知道这对我和儿子来说都不好,但我还是打开了Instagram。”
休斯立刻澄清“这是我的选择”,但他也承认他“其实无从选择”,因为Facebook“为了获得更多的关注和信息,渗透到了我们生活的每一个角落”。休斯似乎认为如果有选择余地,我们会选择一个比Facebook更好的、不会以同样方式运作的替代品。但是有不同的产品选择并不等同于一开始就不去创造市场。
事实是我们不需要社交媒体。与其寄希望于诸如Facebook的垄断平台解体会带来类似的新平台,不如抓住这个机会来思考一下这个想法本身是否值得重复。我们极有可能会发现不值得——社交媒体帮我们建立的关系往往十分脆弱、展示给我们的世界是近乎扭曲的,不管做什么都好过把时间浪费在社交媒体上。
我们不需要现有社交媒体的替代品,我们需要的是一个没有社交媒体的世界。
原文链接:https://onezero.medium.com/we-dont-need-social-media-53d5455f4f6b
译者:Jane

企鹅电竞:6ZIZ ;企鹅号:闫亚鹏 ;微信公众号:1.天游玩 2.Nana电影;百家号:6ZIZ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头像
欢迎您留下宝贵的见解!
提交
头像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代码图片